月涯夜

萌新写手\(//∇//)\不定时更新,全职盗笔龙族魔道天官渣反都有混的。以前圈名柠檬,总之随便叫啦!【我感觉自己就是弃坑界的dalao】bot

学院的抽风日常【番外一】

  【此为帖子中提到的去找伞阿飘的事,本来想让两人见面,有点事,见面一定会晚点,见谅】

“唷,小关啊。麻烦你这么晚还不睡,你说的见鬼……是真的吗?”男人叼着烟,在入秋微凉的夜里发出一点红光。
  我点点头,又摇摇头。便一言未发向着老教学楼走去。不是所有人都能看到“他”,“他”愿意让谁看到就可以让谁看到。大概是看我资质好,提点我一二。说来也没想害我,也够了。但是“他”对叶老师到底有怎样的意义?我不知道。
  我抬头,看看有点阴森的老教学楼,从推开木制大门,老旧失修的门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我打开了手电筒,我知道那里的灯还能用。其他地方就不行了。
  一直到上了二楼,都是死一般的沉默,我还是开口了。
  “叶老师,那个人,对你这么重要么?”
  他说:“你学过杞人忧天么?”
  我啊了一声,匆忙回到:“学过。怎么了?”
  他掸了掸烟灰,吐出一口烟雾,慢慢说到:
  “你老师我当时学的时候,就想,这杞人怎么这么傻?天难道会塌么?天不就在你头顶上那一团由大气层隔绝在外的蓝色光么?
  后来哥网游遇到他,曾经还不屑与他,视为手下败将。你老师我原来家境不差,是带着毕业证自己凭成绩考到学校的。家里一气之下断了我生活费,等我画完带出来的几千块钱,下雨了,我就遇到了他。
  他很好,向我伸出手来时,就像层层乌云中照在我心里的一束光。
  后来哥就和他一起住,虽然苦,但快乐。他是孤儿,我们基本靠代练钱和奖学金撑到了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成年,可以有工作的时候,我想向他表白的时候,他死了。车祸。
  他一生就想当老师,打网游,照顾沐橙。平常还觉得没什么,可在我亲手签下他的死亡通知书的时候,我感到,我的天就是他撑起来的。
  我感觉杞人说的没什么不对,我的天,就在那刻崩塌了,再也拼不起来。只能靠自己。一直到现在,十多年了。我真的,想他。”
  老师边说,我们边走,不知不觉,就到了“他”寄身的资料室兼图书馆。我打开了灯,灯泡闪了几下,发出橙色的光,把资料放在桌上,我一回头,看见了“他”向我笑,并对我打招呼。
  “小关来了?今天好像带了客人呢……阿修?”我挑了挑眉,有点惊讶,“他”真的是叶老师找的人,不,鬼。
  这幕大概在叶老师眼里我是对着空气说话,但我相信他真的相信“他”的存在。谁说的来着,如果一件事情你不能说出来由,胡编一个也能给人心理以慰籍。
  我让出椅子,让“他”坐下,刚想出去,被“他”阻止了。我只好去了书柜旁,听着动静,翻着这次要用的资料。
  我从他们身边走过时,看着叶修眼里一个人影都没看到的眼瞳,心里有点泛酸,“他”为什么不想让叶老师知道他的存在?
  我手不自觉停下了,开始听着叶修与“他”的对话,“他”能听见叶修说的,叶修却听不见“他”说的,也看不到他。
  “沐秋,哥知道你在。”
  “沐秋,为什么不现身见我。”
  “沐秋,哥想你了,从你出事那天开始,我就知道我的天塌了。”
  “沐秋,哥喜欢你。到心里。”
  “哥……哥要你回来……就见我哪怕一面,你说你永远都在好歹吱个声啊……”
  就这么絮絮叨叨的说了一段时间,等着叶老师的心情从一度濒临失控到冷静,眼神一次次由希望转为失望,最后是平静。
  “你还是离开了……”
  他吸了一大口烟,吐了一个烟圈,深吸口气,闭眼,向我招招手。
  “谢谢,小关。走吧。”他临走的时候,只是带走了一个泛黄的笔记本。
  “终于找到了,当时收拾你的遗物时就差了它。”
  我回头看了“他”一眼,关上了灯。
  我有一件事没有告诉叶老师,其实在他一直絮絮叨叨的时候,“他”一直在很耐心温柔地回答他的问题,穿过老师的身体拥抱他,试图拭去老师的眼泪未果等等。
  在回去的路上,我思考了一下,还是决定不告诉他。毕竟是“他”自己不愿意的,一定有苦衷吧。我就稍稍保守一下这件事好了。
  对了,“他”在临走前跟老师说了句话
  “阿修,对不起,我爱你。我一直都在。”
  

评论(3)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