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涯夜

萌新写手\(//∇//)\不定时更新,全职盗笔龙族魔道天官渣反都有混的。以前圈名柠檬,总之随便叫啦!【我感觉自己就是弃坑界的dalao】bot

论羊习习的妹妹与老同学会面的吐槽记

 轮到你了,去兴欣大展神威吧 @星繁【每天只想抱着泠睡觉觉】
————————
 hi,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孙玉书,孙翔的……妹妹。并且我对于我有这么一个比我还傻的哥表示……我还是不说什么了,免得劈头盖脸一个矿泉水瓶砸过来我还能脑震荡进医院,万一傻了咋办?
  我现在在天津,三零一度的主场。我与白庶以前都在国外上学,一个班的。只不过我选择深造考研读博,他选择了玩荣耀。我跟着老师来听学术研讨会,顺便打算在这边逗留几天。正好赶上三零一的俱乐部开放日,我也来看看我的老同学。
  当我踏进三零一的大门便被吓了一跳。
  我去,谁能告诉我这个胸这么大的……煞笔是谁?然后我看着她缠着我们可爱的小白同学,试图让他把绳子解开,我还闻到一股从洋葱那里传来的醋味。
  哦,上帝,我发誓我心疼的不是媳妇被抢的洋葱,而是那些花在煞笔胸上的玻尿酸,毕竟一针贼贵。我怀疑她怎么进的虚空大门并且她父母可能就是卖玻尿酸的。
  当然,也有可能是硅胶,那也沉,也贵啊。
  你上飞机的时候乘务员没多收你一张机票钱么?超重了好不好!
  恕我直言,你的衣服怕是XXXXL号的,不然穿不进衣服。【冷漠】
  还有你哭的时候掉佛珠掉钻石是闹哪样?等等……掉佛珠掉钻石?诶诶诶,我是生物系的,可以把她带去解剖嘛?【兴奋】
  当然,出于礼貌,我还是过去打了个招呼。
  “小白!”
  白庶扶额,眼里满是无奈。然后就听见宛若贼胖的猥琐男模仿女声唱hop的声音
  “谁允许你叫我的白庶哥哥了?!”她的头发变成红色,我默默用手机开启了理科同学送我的一个mini摄像头,当然,表面是个黑色的玫瑰胸章,我觉得这个还是很方便的。
  我强装淡定,问白庶这人咋来的。
  白庶回答:“义斩来的,祸害三零一的。”
  哦。soga
  她一生气,佛珠就向下掉,砸坏了三零一的N个地砖。也不知道三零一的保安怎么放她进来的。
  我强撑微笑,说:“自我介绍,我叫孙玉书”
  “哼,看在你这么有礼貌的份上我就勉强让你这个庶民知道我的名字菲尔·欣·佳奈·璃莹殇·安洁莉娜·樱雪羽晗灵·血丽魑·魅·J·Q·安塔利亚·伤梦薰魅·海瑟薇·蔷薇玫瑰泪·羽灵·邪儿·凡多姆海威恩·夏影·琉璃舞·雅·蕾玥瑷雅·曦梦月·玥蓝·岚樱·紫蝶·丽馨·蕾琦洛·凤·颜鸢·希洛·玖兮·雨烟·叶洛莉兰·凝羽冰·泪伊如冰落·殇心樱语冰凌伊娜·洛丽塔紫心爱·蝶梦如璃紫陌悠千艳·优花梦冰玫瑰灵伤如爱·晶泪墨阳云筱残伤雅·琉璃爱梦莲泪·冰雪殇璃陌梦·爱樱沫渺·落璃琴依语·千梦然丝伤·可薇·茉殇黎·幽幻紫银·泪如韵影倾乐兰慕·冰雪殇璃陌梦·凝羽冰蓝璃·泪伊如琉璃爱梦莲泪·冰雅泪落冰紫蝶梦·殇心樱语冰凌伊蝶梦如·璃紫陌悠千艳优墨阳云筱残·雪莲茉·伊文思·蕊夏清·碎墨音·芊乐梦黛怡·墨丽莎·梦灵苏魅香·紫蓝幽幻倾城萌美迷离·茉莉白嫩爱凤风魑·殇泪花如霜梦兰·萝莉心梦妖丽百千艳·瑰百合香珠合梦喃·泪伤梦雅爱之瑰·墨艳黎幻殇雪倩梦·情娜血清恋沫幽弥千月绯心丝梦灵蓝千月筱雪殇·希羽岚梦心殇雨樱琉璃舞韵倾雅·蕾玥瑷雅芸茜殇樱雪梦·曦魂梦月澪瑷琪欣泪·咝玥蓝·岚樱殇紫乐蝶雨·苏丽落雅馨瑷魅·音蕾琦洛凤之幽·蠫赬飖·风倾殇·颜鸢璃沫血伤·月冰灵希洛梦·玖兮恋琴爱·雨烟雪殇萌呗·血叶洛莉兰·凝羽冰蓝璃·泪•巴扎嘿”
  我凭借多年话痨,摘出主要信息,严肃地对她说:“巴扎嘿请你坐下,你挡到后面的白庶同志了。”随后通过巴扎嘿的假胸挤到了窗台边,打开剩下半瓶醋的瓶盖,将训练室的暖气上全都洒上了醋。
  我看你这公主还有什么辙。
  “呜呜,白庶哥哥这个好难闻……”她又开始噼里啪啦掉佛珠。
  我不紧不慢地说:“有科学研究证实,醋里面的挥发性物质可以有效防止感冒。天津最近流感高发,要注意点。”
  白庶已经开始笑了,我们的语文老师是中国人。拜她所赐,我们接受了高中三年陈醋的荼毒,洋葱大概有撒醋的习惯,只是他今天挤不到窗台边。
  白庶处于绅士礼仪,给她擦干了即将要变成佛珠的泪水,解开了她身上的绳子并解释撒醋这件事其中科学道理。我看见了巴扎嘿的眼泪成了钻石。我捡起来看了一眼,呦呵,品种挺全,金钢石,红宝石, 青金石,绿宝石,蓝宝石,翡翠,玛瑙,粉宝石,水晶倒是颜色都齐了。
  我最近入簪坑,默默把这些宝石收集起来,以后做簪子。结果捡了一个背包,还拖着几个行李箱那么多。幸好飞机让我过。
  把东西放回宾馆,到了第二天,有个活动,写对联。白庶帮我争取到了一个名额,巴扎嘿在下面看着。但我的变成是写诗的了。美其名曰,外国大学毕业,有文化。我看着面前的宣纸,沾饱浓墨,提笔写下:
  天净沙•巴扎嘿
  现代
  孙玉书
  头发变色会翘
  眼泪佛珠珍宝
  胸部全是硅胶
  气活牛顿
  非巴扎嘿莫属
  我满意地看了看巴扎嘿掉着佛珠跑了出去,边走还边说:“哼,你们这些坏人,我上杭州找叶修哥哥去!”第三天就没见到人影估计是已经走了。
   正好,三零一不用出机票钱。 祸害兴欣也好,让叶修嘲讽嘲讽,说不定就不闹了。
  洋葱如是说
  我也订了第四天回美国的机票,洋葱醋味太浓,我受不了。
  就老同学见面,洋葱你至于吗?

评论(5)

热度(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