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涯夜

萌新写手\(//∇//)\不定时更新,全职盗笔龙族魔道天官渣反都有混的。以前圈名柠檬,总之随便叫啦!【我感觉自己就是弃坑界的dalao】bot

INNOCENCE【全职武拟】(五)

千机伞有个损友,冰雨。
  冰雨的主人是个阳光开朗的剑圣,所以他不像千机伞一样充满怨气与敌意,继承了他的剑圣主人,贼欢脱。
  大概就像……多动症的小孩。
  到处蹦哒来蹦哒去,绕着千机伞试图找他pk。
  千机伞一般会把满身的怨念散发到冰雨身上,结果两人回到家基本一身青紫瘀血,千机伞一般自己包扎伤口,就算来不及包扎,疼了发炎也不与却邪说,一来二去,免疫力可高。冰雨则不一样,他每次一受伤,就颠颠跑去找灭神了。
  银武最想嫁的老公们排行榜第一灭神,第二却邪,第三天链,第四则是四轮天舞了。灭神的贴心程度贼高,当然只限于冰雨。受伤了不管大小一定会发现,然后给他细心包扎,不会让他多受半分疼痛。宠溺地揉揉他的头,让冰雨躺在床上别动,给冰雨准备肉粥。
  却邪则不同,他在这方面似乎有点大条,上榜纯属颜值。千机伞发烧一般直到高烧却邪才发现,然后赶紧准备退烧药,除了做饭上厕所以外,寸步不离陪着千机伞,伏在他床头到病好。那些小伤小痛,千机伞都会伪装地很好,当然,大部分情况是好了,少数情况是愈发严重。有一次高烧,千机伞昏迷了三天三夜,他就伏在床头,对千机说了三天三夜的话……
  
  却邪拨开粘在千机额头上汗湿的发丝,神色宠溺,遍布血丝的眼里足以看出来这个人有多么疲惫。
  他刚刚随轮回打完一场比赛,刚下战场就听见了千机伞团队赛过后下场高烧晕倒的消息。马上赶了回去还被冰雨劈头盖脸骂了一顿。
  咳嗯,切回正题。
  刚才说到奶妈,那么我们再来说说蓝雨这边的奶妈。
  灵魂语者,千机听说了之后一开始还以为是个驱魔师,结果是个牧师,还是全联盟最苦逼的牧师,比小手冰凉还苦逼。
  蓝雨战队,一个不惜拿牧师当诱饵的战队,比兴欣还离谱的战队。
  而且,人兴欣的小手冰凉,逐烟霞,沐雨橙风,寒烟柔,都是妹子。
  再看看自产自销的蓝雨
  冰雨表示:自产自销又怎样,我家灭神最好。
  杜明表示:“我特么想打人”

INNOCENCE【全职武拟】(四)

千机伞生性喜欢作死
  某天作死,把自己搭了进去俗称玩脱了。
  怎么回事呢?
  有一段时间他逢人就说:“却邪不举!” Because都交往了很长时间,却邪一直没有吃掉这个作死傲娇又可爱的伞。千机伞便认为却邪不举。
  完全没有想到却邪就默默跟在他身后。黄少天篡撮叶修劝说让却邪上了千机伞。
  当时黄少天的话是这样的:“我去!却邪你听到了没听到了没!千机伞说你不举!不举!,这是一个多严重的事你知道嘛?你是斗神一叶之秋的银武怎么能这样受气呢?!能忍吗你!能吗!?”
  却邪笑眯眯地回了一句:“能”
  把黄少天气了个半死,还被张佳乐笑话说“1哈哈哈(ಡωಡ)hiahiahia 黄少天你也有今天哈哈哈(ಡωಡ)hiahiahia 诶呦我去你欲求不满想找喻文州直说我不拦着哈哈……”
  却邪慢慢揉了揉千机伞的脑袋,一边给他脸侧的发丝,一边看着千机伞宛若石化的样子。千机伞的内心目前已经是【好像玩脱了】的疯狂刷屏。
  一不做二不休,千机伞偏过头,舔了舔却邪的指尖,却邪就把手指伸进千机伞的口腔。千机倒也难得乖顺,用舌头缠绕却邪带着薄茧的指尖……
  
  【可能明后天会有车【大概】】

INNOCENCE【全职武拟】(三)

 千机伞睡觉的时候很安静,还是少年人的白净脸庞,金色的发丝垂在他的脸旁,任是谁看到都想摸一把。
  但是如果有却邪在身边,却邪是决计不会让别人揉的,却邪表面看起来温和,但是醋意绝对是最浓的。在他眼里,失而复得的千机显得更珍贵,如琉璃一样美丽易碎,是放嘴里怕化了,捧在手心怕摔了,是他一辈子都不想丢失的珍宝。别人碰怎么会可以?尤其是带着泪痕哭累睡着的他更加显得易碎了。说实话,却邪看着着实心疼。
  千机睡觉时会说梦话,但是很少有人能听清他说的是什么。在里世界的时候,也就是秋木苏还能听上两句。
  “却……邪……不要……不要……千机了……”
  “却邪哥哥……不,不要我了……呜……”小声嘟囔了几句,有了闷闷的哭腔,无意间听到这些的秋木苏很心疼,他花了将近七八年时间,却还是没有忘记那个给他带来永恒疮疤的人。秋木苏是第一次有想宰了却邪的冲动,在千机没来里世界的时候,他是被所有人都宠着的,一点苦也没吃过,在希冀中长大,一下被打入深渊,除了表面的暴戾,内里更多是恐慌无措。
  千机伞一直在关注却邪在赛场的动向,他自嘲了一下,像他这样,什么都不是的银武,根本不配那样优秀的人喜欢吧。
        千机伞知道,自己只能在职业生涯顶多一年,除了叶修以外的人根本没资格动用自己。而且,荣耀越是更新,自己能力越弱。也不能陪在他身边了。
  千机伞越想越沉重,和君莫笑开朗的性格正好相反,他总是想的很多。想不通就会杀人发泄,其他帐号卡和武器一看到千机伞宰人呢,敢紧叫却邪来。却邪是个很好的镇定剂,千机伞一看到人就扑过去,什么杀人都扔一边了。但如果却邪都管不了,哦,只能默哀了,这次是真管不了了,等他慢慢消气就好了。
  ps:千机有时会念叨:时间不多了……不知道是什么时间不多了呐www,可能什么都有哦。【请自行脑补,想歪的小伙伴其实事实可能就是这样哦】

INNOCENCE【全职武拟】(二)

 千机伞喜欢却邪。这点除了初生代那一批,剩下知道的只有他自己,就是连张佳乐都不知道有这件事。
  天知道千机伞和却邪的重逢是火药味有多浓。千机伞一见面就和却邪掐,心底的嫉妒与恨意一并爆发出来,成了利刃一般的拳脚抢却邪身上砸了过去,却邪没有动,更没有躲,就那么站着,让他出气。
  千机伞打了一阵才发现不对,手慢了下来,最终听下,用眼睛注视着却邪如夜空一般深邃的眼瞳,黑色瞳眸里,有着宠溺,愧疚,还有深深的迷恋。
  “你……为什么不还手?”千机伞只是站着,眼中一阵失神,或是震惊,亦或是酸楚。
  原来你还是一点也没有变啊……还是那样,包容,信任着我;能容纳我的一切小性子还有不满;愿意惯着我。
  却邪,为什么我恨你需要十年,原谅你只需你的一个动作,亦或一个眼神?
  突然,千机伞扑向却邪宽厚的怀中,号啕大哭起来。泪水很快打湿了却邪的衣衫,晕出一片深色水渍。
  看着暴戾,其实内里还是一个孩子,孤单的孩子。现在这个孤单的小孩找到了他的归宿,却始终不敢多停留。因为那个归宿十年前的行为已经在他心里深深地留下了一道抹不去的疤,想起来还会作痛。
  听着千机伞喘不上气的抽噎声,却邪心里宛如刀割,想着如果没有那么做,会怎么样,可惜,没有如果。
  “都是过去的事了……”却邪自言自语,“可惜我原谅不了自己。”
  “呜……呜……”千机伞依旧在抽抽搭搭的哭泣,却邪有些无措,只能用自己的手臂紧紧搂着怀里的泪人,为他顺着头发,拍着后背。
  “为什么,喜欢你这么累……”千机伞嘟嘟囔囔说了一句,哭累了,窝在却邪的怀里睡着了。却邪轻轻吻去人眼角的泪滴,不知道是对人说还是对自己说:“不会了……再也不会了……”

INNOCENCE【全职武拟】(一)

又开坑了
银武拟人
主cp为却邪X千机伞
食用愉快www
―――——————————————

   【银武拟人,私设银武能与帐号卡战斗】
  千机伞很暴躁。
  有多暴躁呢?
  在里世界获得者称号杀人狂魔。一不高兴,就要杀人。
  里世界,专属那些下线的账号和被放弃的银武的。
  因为杀人的缘故,他染上了一种类似病的症状:情绪极不稳定,总是会莫名烦躁,一烦躁就要杀人。
  其实他以前不这样的,因为一出生就被他的……应该说勉强算哥哥的却邪宠的无法无天,保持了一副极其天真的模样。
  那个时候,其他人每天都能见到他的笑脸。
  突如其来的更新打的他猝不及防,他甚至还没等到妹妹吞日莫笑就被弃号了。
  他被抛弃了。
  这是55级更新之后被抛弃的第三天了,通过那些早就被抛弃的废银武和下线很久账号的嘲讽,他明白了一点。
  他的却邪哥哥不要他了。
  千机伞大哭了一场,当时他的天几乎都塌了。因为五十五级的更新,自己就因为无法升级被抛弃,多么可笑。
  他花了一段时间调整心情,已经是第五天了,他盯着红红的烟圈出来时,得到的不是安慰,而是其他账号和废武器的嘲讽和殴打,被却邪宠的无法无天的他,怎么可能比得上这些老油条?
  在有一段时间后,再次的凌辱中,千机伞受不了了,抄起角落里的一块板砖,想一个离他手最近的人拍去,鼓起勇气趁机拔出腰间一直未发出鞘的匕首团灭了这一帮帐号卡。
  他看着手中帐号卡的血,突然哭的撕心裂肺。
  之后又是接连不断的报复,结果总是挑衅都人团灭,到了一段时间后,千机伞以杀人为乐,上瘾也不过如此。这已经是一个月后了。到了最后已经变成了凌虐了。那些初次凌辱千机伞的帐号卡已经跪下叫爸爸,但是还是一次次被杀死。
  被十年后的叶修重启也是如此,烦躁就会去杀普通玩家的号。而且他发誓,如果却邪来了,他一定要打他一顿。
  一叶之秋很疑惑:“为什么?你以前不是很依赖他么?”
  千机伞回答:“他让我受了十天的凌辱,等了十年时间,你这个没被抛弃过的不懂这些。靠他?我早就死了。”
  是的,那个天真无邪的千机伞已经是死了,剩下的,唯余一个饱尝人间冷暖,以杀人为乐的嗜血狂魔。
  他用十年时间织就一个厚重的外壳,把曾经的自己封存,永不打开。眼里褪去天真,只剩下滔天恨意和内心深处的苦痛,被心爱之人抛弃的苦痛。